2017年6月27日 星期二

問問陳寶生

問問陳寶生


     又出來一個背佛叛教的魔妖之輩——陳寶生,心裡很難過。在成都親隨佛陀多年,看得多囉!末法時期,妖邪橫行,正法消減。且不眾生有多難渡,即使是名震天下的大活佛,法師,也難自持。當年在成都時,看著陳寶生,喜饒根登等來苦求佛陀收留,後來看到他們聲名漸高,弟子漸多,功德漸長,為佛法操勞,為他們高興,現在又看到他們背離佛陀正法之道而悲慘墮落而難過。

   陳寶生,我要問你,你忘了當年來拜師時的哭哭啼啼的可憐之相嗎?你忘了這麼多年佛陀慈悲為懷,在你身上花了多少心血嗎?你竟無謙卑之心。當年在成都法會上,佛陀給你大加持,讓你給成都師兄們講法,摸頂加持。我當時就在場,因是佛陀的安排,也沒有多想。如果不是強仗佛力,你一介凡夫,真能愧領嗎?

   佛陀在《藉心經說真諦》一書里第618 頁里說:「我們這裡邊,有很多還很有境界的,其實其中就有菩薩在這裡邊,但是我不能告訴你們。」「那麼有沒有羅漢,明確的講,有!」你一介凡夫,成都佛陀師父的老弟子藏龍臥虎,佛陀師父大加持你,不然要折你多少福報和壽命哦!你忘了嗎?我就知道佛陀培養你多年,曾給你舉行飛空灌頂,曾給你灌頂時壇城盤旋,三洲感應,你這個背佛叛教的傢伙難道就忘了嗎?!你偽裝騙佛騙法這麼多年,本性劣根所在,終於裝不下去了,剝下偽裝赤裸裸跳出來與佛作對,你以為佛陀不知道你嗎?你不想想,為什麼你受了這麼多灌頂和加持,冒繃大活佛幾十年,佛法考題才得了十多分,低得羞死先人呢?

   佛陀在成都時,我曾親隨八年,種種聖舉點滴於心,一句話,為了培養佛教人才,為了眾生:「大悲利生無休息」,根本不考慮自己。記得有一次單獨與佛處一室,佛陀脫了皮鞋,背對我站在地毯上做事,我看見佛陀的鞋又舊又破,心裡難過,想買一雙新鞋供養佛陀,心念一動之間,就想用腳去試佛陀皮鞋的大小,好對碼購買。就在腳剛要伸進鞋的一剎那,佛陀猛然回頭喝止,說:「建平啊,我的鞋你不能穿,那裡面我畫有符的」。後來我才知道,弟子隨佛而行,連佛在地下的影子都不能踩,何況是穿佛的鞋,彌天大罪啊!陳寶生,你能象佛陀一樣,背對著弟子都洞察弟子的一舉一動嗎?佛陀法音里講過,你連弟子悄悄背著你去皈依喜饒傑布你都不知道。還在佛陀面前誇這位弟子的忠誠,被佛陀當面揭穿,你當時驚詫無比,面如土色,你哪有一點聖證量呢?佛陀的那些肉身不壞的優秀弟子如普觀法師、通慧法師和大西拉活佛等,你比他們差太遠,十萬八千里,他們又比佛陀差太遠太遠。羅漢尚有六神通,你有幾通呢?拿四川話說「你算個老幾哦」。

   佛陀對培養人才耗盡心血,極其包容。尊奉定海老活佛由於不聽佛陀的話,走火入魔,佛陀看他可憐,在講法時召他來替他降蟒蛇精,我就在場。後來又親隨佛陀前往定海家中又救了他一次,我們在樓外場地只聽樓上法鈴震蕩,動靜不小,然而,定海後來還是墮落了,佛陀對這些叛佛妖魔都盡力輓救,但你自己執迷不悟,一意孤行,救得了你嗎?陳寶生們,丹增諾日們,喜饒傑布們,你們難道是真心想跟隨佛陀學法成就嗎?!錯!我總在想,你們地位這麼高,名聲這麼大,墮落這麼慘,為什麼?哦,原來你們最終剝下偽裝,亮出真容,都是名利之徒,打著佛陀的旗幟,爭名,騙財騙色,爭弟子,你們難道不懂因果嗎?難道不知道反對佛陀就是妖魔嗎?難道不知道與佛陀作對的後果嗎?

   曾經有位行人,在壇場內問佛陀:您講的我認為的不是這樣,究竟是您的對還是我的對呢?話剛落音不久,當場倏然倒地,並且脖子上無中生有一道刀痕,血流如注……佛陀慈悲,不會計較這些狂妄之徒。但護法聖神要護佛護法,加以懲戒的啊!你知道佛陀的護法是誰嗎,最厲害的,獨發母金剛,熱呼啦護法,嘛哈嘎啦總護法,難道他們不護持佛陀,護持佛法對妖魔進行懲罰嗎?你等著吧,因果使然,跑不脫的。陳寶生的弟子們,你們好好想想,你們是皈依的三寶:佛,法,僧。你們是在學佛,你們是想福慧增長,了生脫死。而不是想學與佛對立的魔妖,陳寶生這對佛法一竅不通的反佛妖人,你們跟著他,最終只有一句「弟子與師皆陷王難」!回頭吧,好好向佛陀懺悔。好好聞佛陀法音,好好學習《極聖解脫大手印》,《什麼叫修行》《了義經》等,依佛之教,如法行持,還是有希望的。
                                                   
慚愧行人:建平
2017年6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