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4日 星期一

義雲高大師遭誹謗 涉及外交事件

義雲高大師  遭誹謗涉及外交事件

引用:http://legacy.nownews.com/2004/07/22/278-1661793.htm

2004/07/22 18:37 

 本報訊

中國四川省一地方報紙華西都市報一篇以社會新聞渲染弄虛作假手法寫作的「剝開義雲高畫皮 小學生騙財竟達2.7億元」一文經華西都市報發表新聞媒體轉載,對當事人造成嚴重傷害,已經涉及外交事件,文中所指稱參與詐騙的吳文投,係貝里斯駐泰國特命全權公使喜饒根登,貝里斯國策研究中心主任大衛吉普生大使代表該國總理,已循外交途逕去函中華人民共和國駐牙買加大使趙振玉,明文「吳文投博士是一位正宗佛教仁波切,並直接接受了義雲高大師的正宗佛法傳承」敦請中國政府調停此事件,並迅速還他們清白。

貝里斯公使向中國地方政府及新聞媒體抗議

出生於台灣的喜饒根登活佛公使吳文投本人,十五日寫一封信給中國外交部,敬請外交部轉達,信中指陳,四川地方報報導與部份新聞網轉載就位於中國四川省大邑縣的義雲高大師館所作的不實報導,「顛倒是非黑白,弄虛作假」,不僅侮辱他的佛教傳承宗師義雲高大師,強力詆毀佛教正宗法脈,和他個人的名譽,也已造成對貝里斯與泰王國及全球數以億計的佛教徒的侮辱,他請中國外交部轉達他對這些地方政府和相關新聞媒體的嚴正抗議,要求他們作出聲明道歉,他將保留相關法律訴訟權利。

喜饒根登活佛公使說,他是以正宗佛教活佛的身份被派出任駐泰王國公使,但中國地方政府及其地方公安極不負責任的行為和一些新聞媒體歪曲事實的報導,完全違背事實真象,肆意詆毀他的佛教傳承宗師仰諤益西諾布雲高大師和他本人的名譽,他在抗議書中舉出很多實例,證明通篇報導都是沒有事實根據而且是顛倒是非黑白。十七日更召開記者會舉出實際例證,反駁相關不負責任之媒體的醜化報導。

是五年級生呢? 還是大學博士教授呢?

他說,這篇顛倒是非黑白的報導,把義雲高大師醜化為學歷只有小學五年級的程度,請問小學五年級的程度寫得出義雲高大師傳後所附雲高大師所寫的詩詞歌賦和訪楊跡等文嗎?寫得出心經講義,及義雲高大師哲言選一代哲學大家這麼高深的書嗎?這些作品的文學水準普通大學教授還寫不出來呢!唯有大文豪才寫得出來,大師韻雕畫中的書法,連歷代大書法家也難以比上,連文學博士也寫不出如此好的書法,大家翻開韻雕畫集後面就一目了然了,其格調和功力決不低於王羲之、弘一大師、于右任、謝無量等一代巨匠。義雲高大師是由小學一年級步步高升進學,早已是博士學位,現在不僅是博士,還是大學教授,在中國時是原名四川聯合大學,現名四川大學的兼職教授,現為美國知名大學的教授,在這個公立大學任教領薪水。他不僅是著名大學的教授,還是世界頂尖的英國皇家藝術學院兩百年來唯一的「法羅」(Fellow),這英國皇家藝術學院是由英皇喬治三世創立的,現直接歸英國女王眷顧,是世界藝術頂尖的學府,一百個高級教授不如一個「法羅」,英國皇家藝術學院在文件中說兩百多年來才找到一位大藝術家大學問家足堪勝任「法羅」之職稱,這兩百多年來第一位「法羅」不是頒給本(英)國籍的藝術家,而是頒給出生中國的義雲高大師,這不正說明,雲高大師的學問與藝術成就是如何登峰造極?這鐵的事實,難道一個中國地方華西都市報小媒體睜眼說瞎話,就能予以扭曲,予以惡意貶低成小學五年級學生的嗎?請問那一個大學生、研究生、博士沒有經過五年級的階段過程,包括教授都得從一年級步步上升進取博士、教授,報導中引述的消息來源魏文剛自稱是義大師的好友,還介紹義大師到成都一美工社搞美工,事實上,義大師從未在成都當過一天美工。這樣不查證而眛於事實的地方小報的報導,竟然被國家級的網址轉載,而且還在中國各地區的新聞網中轉載,請問這不是有心人在其中張羅刻意毀謗,意圖散布於眾,擾亂視聽,何以地方上無足輕重的小報不查證的事能如此上得了全國的新聞網?若非幕後有一隻黑手在主導,那就是新聞機構昧於事實作報導,是一普遍的現象,以後還會有誰相信中國新聞媒體的報導!

盜版之事子虛烏有 臨時畫工之說睜眼說瞎話

喜饒根登活佛公使鄭重地說,這篇小報特意扭曲事實的報導將國際藝術大師貶為一名沒有藝術實力的「臨時畫工」,還說義大師「盜版」寶光寺書畫,被寶光寺「攆」出去,這實在是昧於事實,無的放矢,構陷的手段實在太低級了!他說,事實上,義雲高大師當時是四川省政府下文件調進寶光寺的,難道找一個臨時畫工還需要省政府下專文安排,這倒成了世界的奇聞!試問中國的省政府還專文安排過那些臨時工,寶光寺除了義大師之外有幾位是省府下文調入的人才呢?不要說雲高大師的藝術成就現在已獲得世界藝術首屈一指的英國皇家藝術學院的極度尊崇,進入國際主流社會的高峰,就是當時在寶光寺工作期間從事古畫複製的工作,也不是畫匠所能作的事,如果不是藝術家才能作,為什麼要省政府下文調入?寶光寺至今掛出的古字畫大部份都是義大師複製的,例如藏經樓下竹禪和尚的禪隸書大壁字就是雲高大師當年複製的,凡參觀者沒有人看得出是真跡還是複製品,可見藝術水平高到了什麼地步。華西都市報記者引述的訪問者中指雲高大師「盜版」寶光寺書畫被「攆」出寶光寺的所謂「隆應法師」,俗名周德林,當時所有寶光寺的人都知道他是一個在廟上喝酒吃肉的破戒比丘,記者放著數千位寶光寺的比丘不去查證,卻特意找個破戒比丘,拿他的話來污蔑義大師,請問這有公信力嗎?還具有倫理道德嗎?至於廣永法師這人當時倒是戒行清淨,當年因中風癱瘓,臥床不起,正是義大師用針灸為他治療而得痊癒,不知他為甚麼要犯戒打妄語玷污自己的德行!說到盜版古畫,這說法更是好笑,任一位稍有知識的人只要翻閱雲高大師的畫冊,或參觀過義雲高大師館看過義大師書畫的人就會一目了然,大師沒有一張畫與寶光寺的相同,畫風流派一點都不沾邊,記者不親自看畫作比較,就信手雌黃,若非他別有用心,就是懶於查證,如此行為不應該自愧嗎?更何況寶光寺的古畫都是一級文物,若有剽竊,當時就會犯法,為什麼沒有呢?說到義大師離開寶光寺的情況當時係政府重新安排工作,所有寶光寺管理委員會工作人員是同一天離開的,統一由政府安排工作,義大師被調到縣文化館工作,如果是臨時工,為什麼政府還負責安排他的工作呢?當時還開了茶會,高級長官包括新都縣委黃義元書記、梁副書記、當時寶光寺管理委員會主任、副主任高文俊組織管理委員會全體人員都出席開會宣布的,所有工作人員一個也沒有留在寶光寺,統一由縣政府安排工作,怎可說是被「攆」出去的!那個破戒比丘說義大師將複製畫據為己有,實際上大師當年的書畫作品在寶光寺的法物流通處出售,所得款項大部份都捐贈給寶光寺了,只要查當年的帳本就知道錢是誰領的了?記者為何不查證,而道聽途說就對涉及一人的品德的大事如此輕易下筆毀謗抹黑?更何況義大師還用自己繪畫所得,購買與人身體大小相等的緬甸上品玉佛像一尊(藥師佛)捐給寶光寺,安置在西花園的佛殿供奉。

義雲高大師館係大邑縣政府財產 與大師無關

位於四川大邑縣的『義雲高大師館』是大邑縣政府上報成都市計委立項,由薛永新先生出資修建並捐贈給大邑縣政府,義雲高大師館屬大邑縣政府的財產怠無疑義,而且大邑縣政府在大師館的碑文中,也寫得很清楚是「我國唯一由一級政府修建的。」未開館前薛永新先生即寫了捐贈書,將修建資金捐贈給大邑縣政府,義雲高大師本人也並未出席開館典禮,當時中央台辦派來華克先生監察開館儀式,華先生極力勸說義大師參加開館典禮,義大師也沒有去,只寫了一封信給大邑縣政府,說明這個館是政府和人民的,與他本人無關。義大師本人無償地捐出自己的書畫等藝術作品給大師館,並且將世界各地的友好人士開館時贈送的許多貴重的紀念品包括價值連城的巨大鑽石水晶蓮花座、恐龍蛋化石、精雕九龍璧、及鑲滿寶石鑽石的緬甸玉雕白象等,價值數千萬人民幣,義大師一件也沒留,都一律轉送給大邑縣政府陳列於大師館內,同時大師的弟子潘思源更受大師的道德感召,從開館那一年起,每年為大邑入學困難的兒童一千名捐資,助其由小學至中學的費用,永久性奉獻,作為義雲高大師館之賀禮。大師館是大邑縣的一個行政機關,其工作人員屬縣政府的行政編制,館長由大邑縣統戰部副部長擔任,大師館的入館門票收入也依政府規定上繳縣財政,其人員財務均屬公家管轄與義大師完全無關。大邑縣因大師館的設立,受益者何止千萬,財產亦歸公家所有,竟誣陷成大師詐騙,而大師在大邑老家只有一間價值一萬至兩萬元人民幣的舊房子,沒有任何財產,光見財而不動容這一點就令人敬佩得五體投地,大師到深圳期間住房都是租借的,沒有任何財產,那篇顛倒是非黑白的報導竟引用大邑與深圳公安的說法,說對義大師詐騙的2.7億財產進行收繳、沒收,大邑就高達一億。請問這一億在那裡?詐騙二點七億元錢又在那裡?騙了誰?叫甚麼名字?住甚麼地方?公安說辭總要以事實為依據吧,總不能信口陷人入罪。

喜饒根登公使說,義雲高大師的書畫在藝術拍賣市場上的價格一張大力王尊者像就高達二百二十萬美金,就是複製畫也是有極高的市場行情,大師館內大師捐贈的書畫價值何止千萬人民幣,又世界友人捐贈的寶物價值甚高,大邑公安收繳大師館、沒收書有「雲高」字樣的物品及碑石,那些都是大邑縣政府的財產,是中國自己內部的事,外人無權參與,但政府沒收政府的財產竟要以此誣稱是沒收義大師的財產,想要給外界一種錯覺義大師被定罪了,這手段未免不是正人君子的德行吧!所以大師館財產被拍賣的觀感,其用心昭然若揭,這已嚴重詆毀他的傳承宗師的名譽,其實是一種變相的宗教迫害。

挾怨報復 行宗教政治迫害

這位貝里斯公使喜饒根登活佛說,這事得從香港大師館事件說起。四川大邑政府設立義雲高大師館後,香港人士也由劉百行先生出資於九龍塘設一民間所有的義雲高大師館陳列義大師的書畫作品,稱為雲慈慧海功德會,由黃曉穗出任負責人,設立董事,義大師既非董事也非負責人,也不是工作人員,但是當黃曉穗以大師名義公然對會員詐財之事由香港林輝久先生向大師舉報傳到義大師耳裡,義大師當晚趕到香港,讓香港的同學開會成立財務監督檢舉小組,香港電台第五台台長李再唐和錄音師馮偉棠現場錄了音,當時喜饒根登也在現場,義大師離開後,同學們共六十餘人自行投票選出十一人作為監督檢舉小組成員,第二天黃曉穗便威脅義大師,撤消財務監督小組,否則他的乾爹安全部副部長牛平,會把大師館關掉,大師不受威脅,喜饒根登在現場;黃曉穗轉請董事站在她這邊,俗名吳文投的喜饒根登活佛當時為功德會的董事,黃曉穗單獨找到吳文投,告訴吳文投,她的乾爹牛平是安全部的副部長,只要他站在她那邊對付義雲高,她的乾爹牛叔叔就會給他辦一個特別的通行證,他將可在中國作生意通行無阻,她的乾媽和乾弟牛東已來到香港,她的公司有乾弟的股份,他如果不跟她同一陣線,他將會跟著倒霉,她的乾爹將如何整他。他當然不從,果不其然,三天後大師館被關閉了,監督檢舉小組不撤自垮,一連串對他的法脈宗師的迫害行動就跟著如排山倒海而來。

喜饒根登活佛公使接受採訪時說,劉百行先生在香港被詐騙七千多萬元港幣,那是香港的黃曉穗作的,此案已經香港廉政公署起訴,法院審理判決黃曉穗十一年,黃曉穗的弟弟黃輝棟七年半徒刑,與他本人與義大師完全無關。然而是否是牛平對義大師仍不肯善罷甘休,這就不得而知了,迫害者假藉宗教六一零辦公室名義,想以邪教之名陷害義雲高大師正宗佛教法脈,指揮深圳公安對義雲高大師進行種種的迫害行動。但是義大師傳於世界所有的佛教徒都是正宗佛教,沒有邪教的證據,因此採取新聞造謠的辦法毀害大師及喜饒根登的聲譽。

深圳公安非法查抄出租私人物業 租金就地吞噬

首先是深圳一位林先生向劉百行先生以深圳鞋業公司借了兩千一百萬元人民幣購買一塊土地,後劉百行交由裕景豐公司修建管理,此大樓尚未出售就被以黑手深圳公安局副局長王建平帶頭的深圳公安非法查抄,目前深圳公安非法出租此物業,將每個月幾十萬的租金私下吞噬,結果,竟被說成是義大師騙劉百行先生的錢,義大師分文都沒有拿走過。他反問,這到底是深圳公安詐騙劉百行的錢,還是義大師在詐騙?

喜饒根登公使說,他本人的一切經濟是清清白白,何曾有騙?早在二零零一年深圳公安機關非法查抄他本人在深圳的住家和財產,他在深圳的兩棟房屋遭到當地公安單位無理查封,現金高達四十萬美元,另有與劉娟準備合夥開珠寶店的古董翡翠寶石金條手飾及六七百張畫同時遭到無理沒收,目前當地地方法院正在審理中。公安違法亂紀有二:一是法院開庭之前一天公安先造謠製罪,故意捏造罪名違反法院規定,放不實的消息給新聞媒體,讓中港台美媒體大量轉載,污蔑大師是冒牌法王,詐財上億,說他藉由世界詩人文化大會把臨時畫工包裝成特級國際大師,事實上,一九九一年世界詩人文化大會給義大師頒獎章時,義大師根本還不認識他,而就在頒獎時他也才第一次見到義雲高大師,興起拜師的念頭,他那有資格主導世界詩人文化大會包裝大師為「東方藝術大師」?至於大師是不是臨時畫工,前面已經講得很清楚了,四川省政府那麼大一個政府會為了招一個臨時工下專門编號文件嗎?完全不是事實,卻已對義大師及喜饒根登活佛的名譽造成傷害,此其一。

深圳與大邑公安歪曲事實 非法強加罪名

喜饒根登說,中國地方公安第二項違法亂紀的事實是,歪曲事實,非法強加罪名,陷人入罪,例如深圳搜索義大師住過的房子,查到一批私刻印公章一事,事實上,義大師於一九九九年七月即全家離開中國,大師在深圳借住的房子也被其他人居住,在大師離開二十一個月之後,才發生刻公章的事件,怎可強說大師雕刻的?何況二零零三年七月在深圳庭上,早已法庭證實所說的公章是由另外的人雕刻的,與大師毫無關係,為何強加罪名給大師!又顛倒黑白說台灣商人劉娟的錢被詐騙,事實上目前居住在美國洛杉磯的劉娟,早在二零零三年就在報上公開聲明,證明劉娟與喜饒根登活佛之間是正當合法的業務合作,並在中國駐洛杉磯總領館公證,深圳法庭澄清義大師不僅沒有騙她的錢,反而是無私的幫助她濟危解難。而一九九九年七月義大師應邀到美國擔任教授,正大光明的持護照與美簽到美國,大師離開中國在先,一年後公安無理查抄在後,這中間沒有回去過中國,又怎麼會鑽出一個聞訊畏罪潛逃?

公安不把法院放在眼裡 自行捏造罪名

喜饒根登說,此案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於二零零三年七月和八月開庭審理期間,針對深圳檢察機關的不實指控,律師團以證據一一駁斥,在法院未曾判決有罪,而且被關的人一個一個已被放出來的情況下,地方公安竟無視法律不把法院放在眼裡,超越法院權限,公然違法,憑空捏造罪名,加上別有用心的人操縱新聞媒體再次歪曲事實的報導,違背事實真象,扭曲誣陷他本人和他的傳承宗師義雲高大師,侮辱正宗的佛教法脈。此案經深圳法庭審理,無有定罪宣判,迫害義大師等人的四一三專案組的北京總負責人奇怪的是竟然是牛平,全中國不知有多少公檢法的官員都沒有做這件事,偏偏就正如黃曉穗所說的他的乾爹出面。牛平先生今年已退休,不知何故提早退休,回到成都。他的夫人是四川省法院的副院長。由於牛平先生在任職安全部副部長前任職於四川省公安廳廳長,在公安廳自然有許多舊日的關係,最近這起媒體醜化顛倒黑白的報導,收繳義雲高大師館將拍賣,有傳言說幕後的指揮者與此有關,但是否與此有關,我無法確定,不能妄評,祇是上述所說的一切是針對所知之真情實況而談,但我相信有一天會真相大白,幕後黑手自然暴露。

喜饒根登公使提醒中國地方政府,在拍賣義雲高大師館現名佛學文化城時不要忽視公安封存了館內原有價值連城的書畫寶物,不要讓這些寶物成了個人中飽私囊之物,政府拍賣政府自己的財產,而最後使國家的財產充進個人的腰包。




歡迎點擊民安聞法點相關正法網站: 
http://supersunrise.blogspot.tw/  Mia Chen 民安聞法點
http://blog.xuite.net/kagyuminan/twblog  宣揚 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佛法
http://macangminan.blogspot.tw/  MACANG 民安聞法點
http://minan88.pixnet.net/blog  瑪倉派佛學會民安聞法點
http://ab999.pixnet.net/blog  宣揚 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佛法

1 則留言:

  1. http://www.worldjournal.com/3322198/article-%E6%9C%89%E9%97%9C%E7%AC%AC%E4%B8%89%E4%B8%96%E5%A4%9A%E6%9D%B0%E7%BE%8C%E4%BD%9B%E5%A0%B1%E5%B0%8E%E9%81%93%E6%AD%89%E8%81%B2%E6%98%8E/?ref=%E8%88%8A%E9%87%91%E5%B1%B1
    Mia Chen 民安聞法點: 轉發《世界日報》:有關第三世多杰羌佛報導道歉聲明
    http://supersunrise.blogspot.tw/2015/07/blog-post_30.html
    http://supersunrise.blogspot.tw/2015/07/blog-post.html
    http://blog.xuite.net/kagyuminan/twblog/328598828
    http://blog.xuite.net/kagyuminan/twblog/328948687
    http://ab999.pixnet.net/blog/post/431719814
    http://ab999.pixnet.net/blog/post/429922217
    http://minan88.pixnet.net/blog/post/431718470
    http://minan88.pixnet.net/blog/post/429886409
    http://macangminan.blogspot.tw/2015/07/blog-post.html
    http://macangminan.blogspot.tw/2015/07/blog-post_29.html
    http://blog.udn.com/qwer2524/26670781
    http://blog.udn.com/qwer2524/26836792
    http://blog.udn.com/may3722/26670661
    http://blog.udn.com/may3722/26837278

    回覆刪除